一次搬家 結束“游擊”生活

  □本報記者 熊筱偉

  2014年的最後一天,何明華把家裡的1條半“天下秀”香煙,都送給了表弟。

  50歲的何明華,自己並不抽煙。煙是之前搬家留下的——每搬一次家,何明華總要買僟條煙,散給來幫忙的兄弟伙。“從城裡打工開始,就在不停地搬、不停地搬。”去年12月31日,他得知自己在縣裡農民工公租房分配中搖號成功,順手就把煙給了出去,“再也不想搬了,2015年爭取在縣城裡安定下來”。“像我這種農村來的”是何明華的口頭禪。2008年時,這位德陽市中江縣柏樹村村民在農村兩間老屋住了44年。老屋土牆安不上淋浴,家裡洗澡只有個大木盆,燒僟壺開水才能洗一次。那時,也沒覺著有多瘔。

  6年前的地震,讓他開始人生中第一次搬家:老屋修在山邊,震後常遭泥石流,“泥湯湯進屋,能淤到膝蓋!”老屋不敢再住,何明華到鄰近的南華鎮,在縣保安服務公司當了名保安。

  進城後,一家人住哪兒?當保安月薪只有1205元,只好打發老婆娃兒回娘家,自己住在門衛室,“冷不說了,大門整夜還不停開關,根本睡不好。”

  為了住好點、也為了家人團聚,老何咬咬牙,開始了“折騰”的租房之路:最初租下清潔工劉婆婆的瓦房,一吹風,柴火灰就飄到飯桌上,鄰居養的雞鴨到處排洩。堅持了1年後搬走,搬進鄰近老油廠的樓房,基本條件好了些,可才住半年又得知是危舊房,要改造拆遷……

  老何很無奈。工作地在城區,上班騎電瓶車至少要40分鍾。為何不在城區租間像樣的房?“房租太貴了,像我這種農村來的掙得少,高雄搬家公司,花錢時手只有捏緊些。”何明華說,如今要再住回老家,一家人又早習慣了城裡生活,“(在城裡)想吃雞雜,到菜市場就買得到,而農村頭只有趕場天才有,“中國手藝”創意設計比賽啟動,要買還只能買整只雞。”

  住房問題成了老何一家似乎打不開的“死結”。

  轉變,比老何想象中來得快。2013年,我省啟動“農民工住房保障行動”,定向為農民工提供公租房,數量不低於當年供給量的30%。2014年7月,老何在同事提醒下遞交了申請,去年最後一天,老何分到兩室一廳的公租房,廢棄物處理,地段就在城中心,房租每年能省兩三千元。“租政府的房子不得扯拐(出問題)!這下在城頭算是有家了!”

  新年那天,何明華破天荒請同事“海吃”了一頓羊肉。杯觥交錯間,兄弟們問得最多的,還是公租房,“不曉得今年農民工還能申請公租房不?”

  省住建廳作了回復:新的一年,向農民工定向供應公租房將繼續實行,還有望實現常態化;在抓好在建的70萬套保障性住房建設同時,全省還將新開工保障性住房和危舊房棚戶區改造35萬套(戶)。

  也就是說,2015年,更多的“何明華”將在城鎮裡有一個能遮風避雨、安安穩穩的家。

  (原標題:一次搬家 結束“游擊”生活)

Comments are closed.